着靶点位置对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干扰射流的影响

张明 高永宏 杨玥 孙建军 万清华 孙淼 张伟

引用本文:
Citation:

着靶点位置对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干扰射流的影响

    作者简介: 张明(1990-), 男, 硕士研究生, 主要从事兵器安全技术研究. E-mail:364738387@qq.com;
    通讯作者: 高永宏, gyh54gyh@163.com
  •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1572292

  • 中图分类号: O385

Effect of Impact Points on Interfering Jets in Reactive Armor of Double-Wedge Charges

    Corresponding author: GAO Yonghong, gyh54gyh@163.com ;
  • CLC number: O385

  • 摘要: 为了研究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中线上不同着靶点位置对射流干扰的影响,利用模拟仿真软件LSDYNA-3D对其干扰射流的能力进行评估,分别对侵彻过程中飞板的运动状态、杵体断裂情况和接触后效靶板的瞬时速度、侵彻靶板的深度和开坑等进行分析,并通过试验进行对比分析。研究发现:着靶点在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中线顶端区域时,受边界效应影响严重,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干扰射流作用不明显,杵体在接触靶板前未断裂,致使靶板被击穿;着靶点在160 mm处时,射流侵彻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后,杵体断裂时间最早,且被切割成多段并发生明显位移,杵体接触靶板瞬时速度最低,在后效靶板上的侵彻深度最小,抗侵彻效果优于传统双层平板装药。模拟计算与试验测量结果最大误差不超过10%,符合较好。
  • 图 1  试验装置示意图

    Figure 1.  Schematic diagram of experimental apparatus

    图 2  上层反应装甲着靶点示意图

    Figure 2.  Schematic diagram of impact points on the upper reactive armor

    图 3  试验结果

    Figure 3.  Experimental results

    图 4  数值计算模型

    Figure 4.  Simulation model

    图 5  不同时刻各方案飞板与射流作用形态图

    Figure 5.  Morphologic diagram of flying plate and jet flow at different times

    图 6  不同着靶点时楔形装药对杵体的干扰

    Figure 6.  Interference of wedge-shaped charge on the slug at different impact points

    图 7  不同着靶点时射流侵彻后效靶板结果

    Figure 7.  Results of the jet penetrating the target for different impact points

    图 8  着靶点为160 mm时射流侵彻结果对比

    Figure 8.  Comparison of jet penetration results for the impact point of 160 mm

    图 9  侵彻深度曲线

    Figure 9.  Penetration depth

    表 1  不同着靶点处的试验结果

    Table 1.  Experimental results from different impact points

    Impact point Penetration depth/mm Penetration size/(mm×mm)
    B 28.0 16×20
    C 28.3 17×18
    O 27.4 19×33
    D 14.7 17×20
    E Breakdown 16×26
    下载: 导出CSV

    表 2  铜和钢材料模型及其状态方程参数

    Table 2.  Material model and equation of state parameters for copper and steel

    Material ρ/(g·cm-3) E/GPa μ A/MPa B/MPa C n m
    Cu 8.93 138 0.35 90 292 0.250 0.31 1.09
    Steel 7.80 210 0.22 350 300 0.014 0.26 1.03
    下载: 导出CSV

    表 3  8701炸药材料模型及其状态方程参数

    Table 3.  Material model and equation of state parameters for explosive 8701

    ρ/(g·cm-3) D/(m·s-1) A/GPa B/GPa R1 R2 ξ
    1.787 8 390 581.4 6.801 4.1 1.0 0.35
    下载: 导出CSV

    表 4  夹层炸药PBX 9502材料模型及其状态方程参数

    Table 4.  Material model and equation of state parameters for explosive PBX 9502

    ρ/(g·cm-3) G/GPa R1/GPa R2/GPa a b XP1 XP2
    1.712 3.54 778.1 -0.05 524.2 7.678 4.2 1.1
    下载: 导出CSV

    表 5  不同着靶点处的射流侵彻结果

    Table 5.  Simulation results on jet penetrating target for different impact points

    Point Penetration depth/mm Penetration size/(mm×mm)
    Exp. Sim. Exp. Sim.
    A 32.4 24×27
    B 28.0 25.5 16×20 18×19
    C 28.3 28.4 17×18 19×21
    O 27.4 28.4 19×33 23×31
    D 14.7 18.5 17×20 16×18
    E Breakdown Breakdown 16×26 19×25
    F Breakdown 28×41
    下载: 导出CSV
  • [1] 董旭意.反应装甲对射流的干扰机理研究[D].南京: 南京理工大学, 2008.
    DONG X Y.Response mechanism of reactive armor to jet flow[D].Nanjing: Nanji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08.
    [2] 姬龙.反爆炸反应装甲理论与关键技术研究[D].南京: 南京理工大学, 2013.
    JI L.Theory and key technology of anti explosive reactive armor[D].Nanjing: Nanji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13.
    [3] 柳魁, 弯天琪.爆炸反应装甲对射流的干扰分析[J].黑龙江科技信息, 2015(9):33. doi: 10.3969/j.issn.1673-1328.2015.09.032
    LIU K, WAN T Q.Interference analysis of explosive reactive armor against jet[J].Heilongjiang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formation, 2015(9):33. doi: 10.3969/j.issn.1673-1328.2015.09.032
    [4] 刘宏伟.爆炸反应装甲飞板变形及干扰射流模型[D].南京: 南京理工大学, 2008.
    LIU H W.Model of deformation and interference jet for explosive reaction armour flying plate[D].Nanjing: Nanji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08.
    [5] 毛东方, 李向东, 任丹萍.平面夹层炸药对射流干扰的数值模拟[J].兵工学报, 2007, 28(11):1306-1309. doi: 10.3321/j.issn:1000-1093.2007.11.006
    MAO D F, LI X D, REN D P.Numerical simulation of jet interference of plane sandwich explosives[J].Acta Armamentarii, 2007, 28(11):1306-1309. doi: 10.3321/j.issn:1000-1093.2007.11.006
    [6] 周杰, 王凤英, 原诗瑶, 等.楔形装药对射流干扰的数值模拟[J].高压物理学报, 2018, 32(2):135-142.
    ZHOU J, WANG F Y, YUAN S Y, et al.Numerical simulation of jet interference by wedge charge[J].Chinese Journal of High Pressure Physics, 2018, 32(2):135-142.
    [7] 高永宏, 张明, 刘迎彬, 等.双层楔形装药ERA干扰聚能射流的数值模拟[J].高压物理学报, 2018, 32(6):065108.
    GAO Y H, ZHANG M, LIU Y B, et al.Numerical simulation of the interference of double-layer wedge-charge ERA on shaped jet[J].Chinese Journal of High Pressure Physics, 2018, 32(6):065108.
    [8] 吴鹏, 李如江, 雷伟, 等.运动状态下聚能装药侵彻披挂反应装甲靶板的数值模拟[J].高压物理学报, 2018, 32(2):025107.
    WU P, LI R J, LEI W, et al.Numerical simulation of shaped charge penetration into reactive armor targets in motion state[J].Chinese Journal of High Pressure Physics, 2018, 32(2):025107.
    [9] 黄正祥.聚能装药理论与实践[M].北京: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 2014:376-387.
    HUANG Z X.Theory and practice of shaped charge[M].Beijing:Beiji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Press, 2014:376-387.
    [10] 武海军, 陈利, 王江波, 等.反应装甲对射流干扰的数值模拟研究[J].北京理工大学学报, 2006, 26(7):565-568. doi: 10.3969/j.issn.1001-0645.2006.07.001
    WU H J, CHEN L, WANG J B, et al.Numerical simulation study on the response of reactive armor to jet interference[J].Journal of Beiji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2006, 26(7):565-568. doi: 10.3969/j.issn.1001-0645.2006.07.001
  • [1] 慕佩洲林金服 . 多层平行平板装药的间距对聚能射流的干扰影响. 高压物理学报, 2017, 31(5): 649-656. doi: 10.11858/gywlxb.2017.05.020
    [2] 高永宏张明刘迎彬周杰石军磊孙淼孙建军万清华 . 双层楔形装药ERA干扰聚能射流的数值模拟. 高压物理学报, 2018, 32(6): 065108-1-065108-7. doi: 10.11858/gywlxb.20170525
    [3] 刘迎彬石军磊胡晓艳孙淼张明段晓畅 . 双层楔形飞板爆炸反应装甲干扰聚能射流的数值模拟. 高压物理学报, 2018, 32(4): 045105-1-045105-8. doi: 10.11858/gywlxb.20170620
    [4] 周杰王凤英原诗瑶吴鹏 . 楔形装药对射流干扰的数值模拟. 高压物理学报, 2018, 32(2): 025106-1-025106-8. doi: 10.11858/gywlxb.20170566
    [5] 万清华李如江杨玥孙建军张明孙淼 . 多三明治结构反应装甲干扰射流的数值模拟. 高压物理学报, 2018, 32(6): 065107-1-065107-8. doi: 10.11858/gywlxb.20180571
    [6] 王凤英岳继伟王志远阮光光柴艳军 . 多层变角度反应装甲对聚能射流的干扰作用. 高压物理学报, 2017, 31(5): 566-572. doi: 10.11858/gywlxb.2017.05.009
    [7] 任会兰郭婷婷宁建国 . 聚能射流对氧化铝陶瓷靶的侵彻特性研究. 高压物理学报, 2011, 25(6): 526-532. doi: 10.11858/gywlxb.2011.06.008
    [8] 肖强强黄正祥顾晓辉 . 冲击波影响下的聚能射流侵彻扩孔方程. 高压物理学报, 2011, 25(4): 333-338 . doi: 10.11858/gywlxb.2011.04.008
    [9] 李如江沈兆武王凤英 . 药型罩初始孔隙度对聚能射流行为的影响. 高压物理学报, 2008, 22(4): 445-448 . doi: 10.11858/gywlxb.2008.04.019
    [10] 付艳恕俞建魁 . 公交车起火逃生通道的聚能射流开辟与扩充. 高压物理学报, 2017, 31(2): 162-168. doi: 10.11858/gywlxb.2017.02.008
    [11] 高永宏顾晓辉王凤英 . 粉末药型罩的材料密度对聚能射流性能的影响. 高压物理学报, 2013, 27(4): 556-560. doi: 10.11858/gywlxb.2013.04.014
    [12] 岳继伟王凤英吴育智柴艳军叶亚明 . 隔板装药对偏心起爆效应的放大作用. 高压物理学报, 2017, 31(1): 67-72. doi: 10.11858/gywlxb.2017.01.010
    [13] 李茂生 . 聚能射流在侵彻过程中侧向失稳问题. 高压物理学报, 1988, 2(4): 327-334 . doi: 10.11858/gywlxb.1988.04.006
    [14] 王铁福赵国虎阮文俊王雷 . 贫铀药型罩材料中微量杂质对聚能射流性能的影响. 高压物理学报, 1996, 10(2): 102-106 . doi: 10.11858/gywlxb.1996.02.004
    [15] 焦龙马宏昊李如江沈兆武 . 大法线角下射流的跳弹效应. 高压物理学报, 2014, 28(4): 461-466. doi: 10.11858/gywlxb.2014.04.012
    [16] 王铁福王雷阮文俊赵同虎 . 药型罩材料的晶粒度对射流性能的影响. 高压物理学报, 1996, 10(4): 291-298 . doi: 10.11858/gywlxb.1996.04.009
    [17] 李磊沈兆武马宏昊 . 大孔径双向聚能射孔弹的研究. 高压物理学报, 2011, 25(6): 539-548. doi: 10.11858/gywlxb.2011.06.010
    [18] 吴鹏李如江雷伟阮光光聂鹏松石军磊于金升周杰 . 运动状态下聚能战斗部侵彻披挂反应装甲靶板的数值模拟. 高压物理学报, 2018, 32(2): 025107-1-025107-7. doi: 10.11858/gywlxb.20170604
    [19] 吴鹏李如江阮光光周杰雷伟聂鹏松石军磊于金升李优赵海平 . 弹着点位置对V形反应装甲干扰射流的影响. 高压物理学报, 2018, 32(1): 015105-1-015105-7. doi: 10.11858/gywlxb.20170568
    [20] 谭多望孙承纬 . 大锥角罩聚能装药射流理论计算方法. 高压物理学报, 2006, 20(3): 270-276 . doi: 10.11858/gywlxb.2006.03.008
  • 加载中
图(9)表(5)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16
  • 阅读全文浏览量:  41
  • PDF下载量:  6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06-08
  • 录用日期:  2018-07-08
  • 刊出日期:  2018-12-25

着靶点位置对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干扰射流的影响

    作者简介:张明(1990-), 男, 硕士研究生, 主要从事兵器安全技术研究. E-mail:364738387@qq.com
    通讯作者: 高永宏, gyh54gyh@163.com
  • 中北大学环境与安全工程学院, 山西 太原 030051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1572292

摘要: 为了研究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中线上不同着靶点位置对射流干扰的影响,利用模拟仿真软件LSDYNA-3D对其干扰射流的能力进行评估,分别对侵彻过程中飞板的运动状态、杵体断裂情况和接触后效靶板的瞬时速度、侵彻靶板的深度和开坑等进行分析,并通过试验进行对比分析。研究发现:着靶点在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中线顶端区域时,受边界效应影响严重,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干扰射流作用不明显,杵体在接触靶板前未断裂,致使靶板被击穿;着靶点在160 mm处时,射流侵彻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后,杵体断裂时间最早,且被切割成多段并发生明显位移,杵体接触靶板瞬时速度最低,在后效靶板上的侵彻深度最小,抗侵彻效果优于传统双层平板装药。模拟计算与试验测量结果最大误差不超过10%,符合较好。

English Abstract

  • 爆炸反应装甲对聚能射流的干扰能力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 着靶点位置作为重要的影响因素受到了研究人员越来越多的关注。国内外已有较多的关于传统结构爆炸反应装甲对射流干扰作用的研究[1-5]。最新试验研究表明, 楔形装药爆炸反应装甲应对射流的侵彻有更好的防护性能, 其装药的特殊性, 促使运动中的金属飞板发生旋转和偏移, 切割射流效果明显优于传统结构爆炸反应装甲, 所以对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着靶点的研究显得尤为重要。

    以楔形装药反应装甲而言, 周杰等[6]利用LS-DYNA模拟了楔形装药和平板装药对射流的干扰过程, 分析了不同楔形角度和装药量对射流的头部速度以及偏转角、杵体速度等数据的影响, 并与平板装药的模拟结果对比, 得出了楔形装药下端和上端的厚度为3和5 mm时防护性能最佳。高永宏等[7]在周杰等[6]单层楔形装药的基础上, 设计了4种不同结构的双层楔形夹层装药, 利用模拟仿真对其干扰射流的能力进行评估, 最终得出上层楔形装药下端和上端的厚度分别为3和5 mm, 下层楔形装药下端和上端的厚度分别为5和3 mm时, 该种结构的双层楔形夹层装药反应装甲防护性能最佳, 故以周杰、高永宏等[6-7]的研究作为理论依据, 在此基础上进行仿真模拟和试验研究。

    本研究运用LS-DYNA软件模拟射流对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中线上不同着靶点位置的侵彻过程, 并结合试验, 旨在分析不同着靶点位置对射流干扰能力的影响以及造成这种影响的原因, 为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的研究提供理论依据。

    • 图 1为试验装置示意图。分析模型由聚能装药、楔形装药的反应装甲和靶板3部分组成, 战斗部中药型罩材料为铜, 壁厚1 mm, 锥角60°, 药型罩口直径为70 mm, 药高为80 mm, 由中心点起爆; 楔形装药装甲的飞板长宽分别为240和100 mm, 厚度为2 mm, 夹层炸药两端的厚度分别为3和5 mm, 传统装药装甲的飞板长宽和楔形装药装甲一致, 炸药层厚度均为4 mm。聚能装药模型采用流固耦合算法, 爆炸反应装甲材料为钢板和夹层炸药, 采用拉格朗日算法进行仿真分析。射流侵彻反应装甲法向角为68°, 炸药高度为200 mm, 两组反应装甲之间距离为24 mm, 且平行放置, 后效靶板的尺寸为100 mm×50 mm×50 mm。

      图  1  试验装置示意图

      Figure 1.  Schematic diagram of experimental apparatus

    • 从上层反应装甲中线上共选取7个着靶点, 如图 2所示。不改变其他参数, 只改变射流侵彻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的位置, 研究不同着靶点对射流干扰的程度。以点A(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的底端)为原点建立平面坐标系, 着靶点B、C、O、D、E、F与A点之间的距离分别为40、80、120、160、200和240 mm。鉴于试验用药量较大, 出于安全和成本的考虑, 只选取中间5处着靶点(B点、C点、O点、D点、E点)进行试验研究。

      图  2  上层反应装甲着靶点示意图

      Figure 2.  Schematic diagram of impact points on the upper reactive armor

    • 射流侵彻后效靶板的最终试验结果如图 3所示, 可以明显看出不同着靶点处射流对靶板侵彻深度和孔径的差异。表 1列出了试验中侵彻深度和孔径的具体数值。

      图  3  试验结果

      Figure 3.  Experimental results

      Impact point Penetration depth/mm Penetration size/(mm×mm)
      B 28.0 16×20
      C 28.3 17×18
      O 27.4 19×33
      D 14.7 17×20
      E Breakdown 16×26

      表 1  不同着靶点处的试验结果

      Table 1.  Experimental results from different impact points

      可以看出, 5处着靶点间隔距离均为40 mm, O点相较于C点, 穿深降幅约为3.18%;D点相较于O点, 穿深降幅约为46.35%。就本试验而言, 着靶点在中线40~160 mm处时, 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干扰聚能射流的能力是一个稳步提升的过程, 虽然B点到C点的过程中, 射流侵彻深度加大, 由于相差非常微小, 试验可能受到现场环境和工艺的影响, 所以最终结论不受影响, 但D点与E点间隔距离为40 mm, D点射流穿深只有14.7 mm, 而E点射流已经击穿靶板, 这是由于着靶点为E点时, 射流通过第1层反应装甲, 射流接触第2层反应装甲的位置靠近边缘位置而受边界效应的影响。

    • 图 4为数值计算模型图。射流与反应装甲、靶板的作用过程是一个高速碰撞的过程, 涉及到大变形和高应变率下的材料响应。材料模型采用ALE算法, 聚能装药和空气采用欧拉算法, 装甲上下飞板和夹层炸药采用Lagrange算法, 靶板、空气和药型罩之间采用流固耦合算法, 飞板与夹层炸药采用滑移接触控制[8], 建模过程中施加对称约束和非反射边界条件。模型采用LS-DYNA建立三维1/2模型, 网格按1 mm每份划分, 计算总时间为450 μs。

      图  4  数值计算模型

      Figure 4.  Simulation model

    • 药型罩、飞板、靶板均采用JOHNSON_COOK模型和Grüneisen状态方程进行描述, 参数如表 2所示。聚能装药采用JWL状态方程, 参数如表 3所示。夹层炸药采用弹塑性模型(ELASTIC_PLASTIC_HYDRO)和点火增长状态方程(IGNITION_GROWTH_OF_REACTION_IN_HE)共同描述, 参数如表 4所示[9-10]

      Material ρ/(g·cm-3) E/GPa μ A/MPa B/MPa C n m
      Cu 8.93 138 0.35 90 292 0.250 0.31 1.09
      Steel 7.80 210 0.22 350 300 0.014 0.26 1.03

      表 2  铜和钢材料模型及其状态方程参数

      Table 2.  Material model and equation of state parameters for copper and steel

      ρ/(g·cm-3) D/(m·s-1) A/GPa B/GPa R1 R2 ξ
      1.787 8 390 581.4 6.801 4.1 1.0 0.35

      表 3  8701炸药材料模型及其状态方程参数

      Table 3.  Material model and equation of state parameters for explosive 8701

      ρ/(g·cm-3) G/GPa R1/GPa R2/GPa a b XP1 XP2
      1.712 3.54 778.1 -0.05 524.2 7.678 4.2 1.1

      表 4  夹层炸药PBX 9502材料模型及其状态方程参数

      Table 4.  Material model and equation of state parameters for explosive PBX 9502

    • 通过数值模拟可以得到聚能射流形成和射流在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中线上不同着靶点处的侵彻过程, 获得了射流形貌、杵体速度和靶板侵彻深度和孔径等重要数据。

    • 聚能射流以着靶点0、40、80、120、160、200和240 mm对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进行侵彻, 从第1层单元夹层炸药被引爆后, 选取几个不同时刻射流与飞板运动的模拟结果图, 见图 5, 并对飞板运动形态和射流状态进行分析。

      图  5  不同时刻各方案飞板与射流作用形态图

      Figure 5.  Morphologic diagram of flying plate and jet flow at different times

      t=60 μs时, 第1层反应装甲均起爆, 第2层反应装甲均未开始起爆。整个过程中头部射流击穿装甲面板, 引爆夹层炸药, 爆轰由接触点向周围扩散, 在爆轰波传递作用下, 飞板间膨胀并发生形变, 最终夹层炸药完全释放能量, 两板形变结束并获得一定的速度。

      t=90 μs时, 除了着靶点为D、E、F方案第2层反应装甲未完全起爆外, 其余方案第1层、第2层反应装甲均已完全起爆。除了着靶点为F方案头部射流未断裂, 其他均发生断裂, 并发生不同程度的偏转, 着靶点为O方案头部射流在这一时刻偏转度数最大, 着靶点为A方案的头部射流已经接触靶板, 明显早于其他方案。着靶点为A、B、C、O方案第2层反应装甲的面板与第1层反应装甲的背板已经碰撞融合形成复合飞板, 使飞板对射流作用的面积和厚度增加, 由于着靶点药量的差异, 中间复合飞板的飞行状态有所差异。

      t=137 μs时, 反应装甲夹层炸药均已完全释放能量, 驱动飞板运动, 除着靶点为F方案头部射流未断裂外, 其他方案均已完全断裂。着靶点为A、B、C、O方案头部射流均已接触靶板, 杵体形态变细拉长, 并继续向下运动且受到融合飞板的持续干扰, 飞板运动轨迹形态初显。

      t=186 μs时, 着靶点为F方案在头部射流未断裂的情况下接触靶板, 着靶点为E方案杵体尚未断裂, 其直径较粗且无明显偏移, 其余方案头部射流和杵体均完全断裂, 并有较大幅度的偏转, 其中着靶点为D方案杵体经过反应装甲干扰后变化明显。

      图 6为不同着靶点时楔形装药对杵体的干扰, 图 6(a)为各方案杵体接触靶板瞬时速度, 图 6(b)为各方案杵体断裂时间。由图 6可知, 当着靶点为200、240 mm方案时, 由于其受到边界效应的影响, 杵体在未断裂的状态下接触后效靶板, 致使后效靶板被击穿, 所以其模拟结果不作为主要对比数据。

      图  6  不同着靶点时楔形装药对杵体的干扰

      Figure 6.  Interference of wedge-shaped charge on the slug at different impact points

      当着靶点为0~160 mm方案时, 杵体在接触后效靶板前均已断裂且速度相对较低, 呈现先升高再降低的趋势; 着靶点为160 mm方案时, 杵体断裂时间最早且杵体接触后效靶板瞬时速度最低。

    • 图 7为不同着靶点时射流侵彻后效靶板结果。从图 7可以看出, 着靶点为200、240 mm方案时, 后效靶板均被击穿, 这是由于着靶点处在上层反应装甲的顶端, 受到边界效应影响明显, 射流引爆反应装甲后, 产生的爆轰波和爆轰产物不足以对射流进行干扰, 飞板对射流的切割几乎失效, 以至于着靶点为240 mm方案射流接触到后效靶板时, 头部射流还未断裂。着靶点为0 mm方案时, 虽然也受到边界效应的影响, 但射流并未击穿后效靶板, 这是由于着靶点位于反应装甲的最底端, 运动的金属飞板作用时间更长, 并且楔形装药爆轰能使飞板发生大角度旋转, 切割射流效果更好。不同着靶点处的射流侵彻结果见表 5

      图  7  不同着靶点时射流侵彻后效靶板结果

      Figure 7.  Results of the jet penetrating the target for different impact points

      Point Penetration depth/mm Penetration size/(mm×mm)
      Exp. Sim. Exp. Sim.
      A 32.4 24×27
      B 28.0 25.5 16×20 18×19
      C 28.3 28.4 17×18 19×21
      O 27.4 28.4 19×33 23×31
      D 14.7 18.5 17×20 16×18
      E Breakdown Breakdown 16×26 19×25
      F Breakdown 28×41

      表 5  不同着靶点处的射流侵彻结果

      Table 5.  Simulation results on jet penetrating target for different impact points

      表 5可知, 从扩孔直径来看, 试验与仿真模拟符合度较高, 没有较大偏差。从侵彻深度来看, 着靶点为160 mm方案射流侵彻深度最浅, 着靶点为40 mm方案次之, 着靶点为160 mm比40 mm方案的穿深降低了27.45%, 比着靶点为0 mm方案穿深降低了42.9%。所以着靶点为160 mm时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防护性能最优。

      传统双层平板装药夹层炸药厚度为4 mm, 其他参数均保持不变, 在着靶点为160 mm处对其进行射流侵彻的模拟仿真研究。从图 8侵彻结果可知, 当着靶点为160 mm时, 双层楔形装药防护效果优于传统双层平板装药。

      图  8  着靶点为160 mm时射流侵彻结果对比

      Figure 8.  Comparison of jet penetration results for the impact point of 160 mm

    • 对比模拟计算结果与试验测量结果可以发现, 两者相近, 最大误差不超过10%, 符合较好。图 9是模拟侵彻深度与试验侵彻深度曲线图, 两曲线拟合较好, 说明数值模拟计算方法正确, 可以较准确地演示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对射流干扰作用的实际过程, 为防护结构的设计提供一定的参考。

      图  9  侵彻深度曲线

      Figure 9.  Penetration depth

    • 着靶点在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中线200、240 mm处时, 聚能射流引爆反应装甲边缘, 受到边界效应影响强烈, 致使杵体在接触靶板前未断裂, 后效靶板被击穿, 射流受到反应装甲干扰效果不明显。着靶点为0 mm方案时, 虽然也受到边界效应的影响, 致使靶板开坑和穿深较大, 但射流并未击穿后效靶板, 这是由于着靶点位于反应装甲的最底端, 运动的金属飞板作用时间更长, 并且楔形装药爆轰能使飞板发生大角度旋转, 切割射流效果更好。着靶点为120 mm方案时, 射流经过反应装甲干扰后, 杵体直径较粗, 断裂时间较晚, 接触后效靶板瞬时速度较高, 致使其侵彻深度大于着靶点为160 mm方案。着靶点为160 mm时, 此处第1层反应装甲的装药量明显多于其他方案, 且不受边界效应的影响, 夹层炸药被引爆后迅速爆轰, 爆轰产物驱动的飞板沿其法线方向高速运动, 由于楔形装药的特殊性, 致使飞板在运动中发生偏转, 杵体被切割成多段并发生明显位移, 直径和速度等方面均优于其他方案。

    • 通过聚能射流以不同着靶点侵彻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过程的研究和分析, 初步得到以下结论。

      (1) 对比模拟计算结果与试验测量结果可以发现, 两者数值相近, 最大误差不超过10%, 符合较好, 说明数值模拟计算方法可靠有效。

      (2) 着靶点在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顶端区域时, 受边界效应影响严重, 双层楔形装药反应装甲干扰作用不明显, 杵体在接触靶板前仍未断裂, 致使靶板被击穿; 着靶点在底端区域时, 同样受到边界效应的影响, 但由于着靶点位于反应装甲的最底端, 运动的金属飞板作用时间更长, 并且楔形装药爆轰能使飞板发生大角度旋转, 切割射流效果更好。

      (3) 着靶点为160 mm方案时, 杵体断裂时间最早, 被切割段数较多且发生明显位移, 杵体接触靶板瞬时速度最低, 在后效靶板上的侵彻深度最小, 抗侵彻效果优于传统双层平板装药。

参考文献 (10)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